您现在的位置:

中医养生 >> 正文 >

一所最好的大学

.hzh {display: none; }

  离家去北京大学报到那天,袅袅的炊烟一大早就在我家那破旧的农房上升腾。跛着脚的母亲在为我擀面,面粉是用五个鸡蛋和邻居换来的;她的脚是为给我筹学费,推车去镇里卖菜时扭伤的。端着碗,我哭了,撂下筷子,我跪在地上,久久抚摸着母亲那肿得比馒头还高的脚,眼泪一滴滴滚落……

  我家太穷了。我刚出生时,奶奶便病倒在炕头上;四岁那年,爷爷又患了支气管哮喘和半身不遂,家里欠的债一年比一年多。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  不过,她也有高兴的时候,那就是不论大考小考,我总能得第一,数学也总是满分。还没上小学,我就学完了四则运算和分数、小数;上小学时,已弄懂了初中的数理化;上初中又自学了高中的理科课程。

  一九九四年五月,天津初中物理竞赛中,我是市郊五县学生中唯一考进前三名的农村孩子。那年六月,我被著名的天津一中破格录取,当我欣喜若狂地把喜讯告诉家人时,他们的脸上竟堆满愁云———奶奶去世不到半年,爷爷生命垂危,家里还有一万多元的债。

  默默回到房中,我流了一天的泪。晚上,听到屋外有争吵声,原来是母亲想把家里唯一的毛驴卖了,供我上学。爸爸坚决不同意。他们的话让病重的爷爷听见,爷爷一急,竟也永远离开了人世。

  安葬完爷爷,家里又多了几千元的债。我再不提念书的事了,把“录取通知书”叠好塞进枕套,每天跟母亲下田干活。

  过了两天,我和父亲同时发现毛驴不见了!爸铁青着脸责问母亲:“你把驴卖了?你疯了,以后盘庄稼、卖粮食你去用手推、用肩扛啊?卖驴的那几百块钱能供金鹏念一学期还是两学期?”

  那天,母亲大哭,她用很凶很凶的声音吼父亲:“娃儿要念书有什么错?金鹏考上市一中在咱武清县可是独一无二呀!咱不能让穷字把娃儿的前程给耽误了。我就是用手推、用肩扛也要让他上学!”

  捧着母亲卖毛驴得来的六百元钱,我真想给她下跪、磕头。我太爱念书了,可这一念下去,她又要为多少难,吃多少苦!

  一次回家时,邻居告诉我说,母亲是用最原始的方式完成收割的。她没有足够的力气把麦子挑到场院去脱粒,也没钱雇人帮忙,就熟一块割一块,然后再用平板车拉回家,晚上在院里铺块塑料布,用双手抓一大把麦穗在大石头上摔打……三亩地的麦子,全靠她一个人收。她累得站不住了就跪着割,膝盖磨出了血,走路时一颤一颤的……不等邻居说完,我便飞跑回家,大哭道:“妈,我不能再读了呀……”可母亲最终还是把我赶回了学校。

  我的生活费是每月六十到八十元,比起别的同学,实在少得可怜。可妈妈为这一点钱,从月初就得一分一分地省,一元一元地卖鸡蛋、蔬菜,实在凑不出时还得去借个二三十元。而她和爸爸、弟弟,几乎从不吃菜,就是有点菜也不舍得用油炒,只舀点腌咸菜的汤搅和着吃,不知吃了多少年。

  为了能节省些,母亲每个月都要步行十多里路去批发方便面渣。一到月底,她就带着鼓鼓的袋子,千辛万苦地来学校给我送吃的。除了方便面渣,还有她从六里外的一家印刷厂要来的,给我做算术的废纸和一大瓶黄豆辣酱、咸芥菜丝。

  我是天津一中唯一在食堂连青菜也吃不起的学生,只能买两个馒头,回宿舍泡点方便面渣就着辣酱和咸菜吃;我也是唯一用不起稿纸的学生,只能用一面印字的废纸打草稿;我还是唯一没用过肥皂的学生,洗衣服总是到食堂要点碱面将就。可我从没自卑过,我觉得妈妈是一个向苦难抗争的英雄,做她的儿子我无上光荣!

  一九九七年一月,我在全国数学奥赛中,以满分的成绩获得第一名,进入了国家集训队,并在十次测验中夺魁。按规定,我赴阿根廷参加比赛的费用须自理。交完报名费,我把必备的书籍和母亲做的黄豆辣酱包好,准备工作就结束了。

  七月二十七日,奥赛正式开始。我们从早上八点三十分到下午两点,整整考了五个半小时。第二天公布成绩,首先公布的是铜牌,我不希望听到自己的名字;接着公布银牌,最后……公布金牌,就是我!我喜极而泣,心中默默喊道:“妈妈,您的儿子成功了。”

© http://jkcp.oajnq.com  红薯菜谱网    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