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食疗养生 >> 正文 >

合理的饮食结构使腑脏功能合宜

  《黄帝内经》中有大量饮食养生的原理和方法,已经形成了较为系统的饮食养生理论体系。汉代张仲景在《金匮要略》中列有专篇,专门讨论食疗和饮食禁忌等相关问题。梁·陶弘景在《养性延命录》中也说:“百病横夭,多由饮食。饮食之患,过于声色。声色可绝之逾年,饮食不可废之一日,为益亦多,为患亦切。”将饮食与健康的重要性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。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

  食物的性味与作用

  中医认为食物和中药一样,也有寒热温凉的不同性质和酸苦甘辛咸的不同滋味,也可以通过其性味之偏调整脏腑的功能,如果食物的种类单一,就会造成人体脏腑功能的紊乱,所以食物种类的选择一定要丰富多样,谷肉果蔬的搭配要均衡合理。

  关于食物的性味,两千多年前的《黄帝内经》就做了深入研究,《素问·藏气法时论》说:“肝色青,宜食甘。粳米、牛肉、枣、葵皆甘。心色赤,宜食酸。小豆、犬肉、李、韭皆酸。肺色白,宜食苦。麦、羊肉、杏、薤皆苦。脾色黄,宜食咸。大豆、猪肉、栗、藿皆咸。肾色黑,宜食辛。黄黍、鸡肉、桃、葱皆辛。辛散、酸收、甘缓、苦坚、咸软。毒药攻邪。五谷为食,五果为助,五畜为益,五菜为充,气味合而服之,以补精益气。”不但描述了谷肉果蔬的性味功用和所归的脏腑,还提出了“气味合而服之,以补精益气”的观点,强调饮食结构要多元,食性滋味要平衡。这段文字虽然只是举例说明,但它依据五行学说,确立了不同食物与五脏的对应关系,因此,这段文字成为后世养生学家发展饮食养生学说的理论依据。从中我们可以发现食物对人体的作用效果,如:味辛者散,味酸者收,味苦者坚,味咸者软,这就要求饮食结构不能单一,过食某类食物可能会因其食性之偏而损害脏腑功能。

  随着社会的进步,食物的种类逐渐增多,烹调技术也日趋精细,人们的饮食已经由原始的果腹发展到品尝鉴赏,且酒类、茶叶等也越来越普及,所以历史上有不少养生学家都根据自己所处时代的特点,对饮食养生的理论和方法做了不同程度的发挥,如明代陈继儒在《养生肤语》中说:“多饮酒则气升,多饮茶则气降,多肉食谷食则气滞,多辛食则气散,多咸食则气坠,多甘食则气积,多酸食则气结,多苦食则气抑。修真之士,所以调燮五脏,流通精神,全赖酌量五味,约省酒食,使不过则可也。”不但指出五味太过对气机的影响,而且还提出了酒升气、茶降气的观点,丰富了中医饮食养生的理论和方法。

  饮食失宜是致病原因

  《素问·至真要大论》曰:“夫五味入胃,各归所喜,攻酸先入肝,苦先入心,甘先入脾,辛先入肺,咸先入肾,久而增气,物化之常也。气增而久,夭之由也。”认为五味对五脏有正反两方面的作用,坚持食用某类食物,日久可以补益五脏之气,即“久而增气”;但若过久又会对脏腑造成危害,即“气增而久,夭之由也”。所以饮食养生的一个难点就是要把握时间的长短,维持合适的限度。关于饮食结构对健康的影响,《灵枢·根结》篇有论述,曰:“夫王公大人,血食之君,身体柔脆,肌肉软弱。”提出肉食为主的人其肌肉软弱无力,健康状况较差。一般而言,养尊处优、食物过于精美的人,其脏腑气血的功能常常比较虚弱,因此《黄帝内经》的这种结论即使放到现在也仍然符合实际情况。

  《黄帝内经》还有大量饮食失宜导致具体疾病的记载,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说膏粱之变,足生大疔。认为化脓性疾病是因为长期进食膏粱厚味引起,说明《黄帝内经》时代人们就已经注意到偏嗜肥甘,能够化热生火,形成痈疽疮毒的现象。《素问·通评虚实论》已经认识到糖尿病、中风等疾病与饮食肥甘有关,谓:“凡治消瘅、仆击、偏枯、痿厥、气满发逆,肥贵人,则膏粱之疾也”。这里的消瘅主要是指糖尿病;仆击、偏枯是指中风。晋代葛洪在《抱朴子》中对饮食五谷的致病规律做了简要概括:“五味入口,不欲偏多,故酸多伤脾,苦多伤肺,辛多伤肝,咸多伤心,甘多伤肾,此五行自然之理也。”说明饮食不当对人体的损伤具有复杂性。

  饮食结构宜多元化

  由于饮食单一可以因其食性之偏影响脏腑功能,所以中医养生非常重视饮食结构的多元化。《黄帝内经》的很多篇章中都有这方面的论述,如《灵枢·五癃津液别》曰:“五谷之津液,和合而为膏者,内渗入于骨空,补益脑髓,而下流于阴股。”在说明饮食所化生的津液可以“内渗骨空,补益脑髓”的同时,也强调了饮食应全面,五谷不可偏废。《素问·生气通天论》云:“是故谨和五味,骨正筋柔,气血以流,腠理以密,如是则骨气以精。谨道如法,长有天命。”指出“谨和五味”是气血流畅、身体健壮的前提条件,不但可以使筋脉柔韧、骨骼粗壮,而且还是健康长寿的重要因素。这里的“谨和五味”就包含有食物种类宜多,营养成分要均衡的意思。

© http://jkcp.oajnq.com  红薯菜谱网    版权所有